【书香漫步】第3期 名家名作欣赏

KOL



乡愁未了,余音不绝
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—致敬余光中



01





追忆余老

乡愁

——余光中

小时候

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

我在这头

母亲在那头

长大后

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

我在这头

新娘在那头

后来啊

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

我在外头

母亲在里头

而现在

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

我在这头

大陆在那头

     昨日,诗人余光中在高雄医院过世,享年90岁。原先只以为是天气多变、气温偏低,到医院检查後决定住院静养,没想到疑似有些小中风,肺部感染、转进加护病房;旅居在外的女儿们也从国外赶回,谢绝采访,结果1天之隔,这位作品多选入课本、文坛的“璀璨五彩笔”就过世,亲人与文坛好友都十分伤痛。

     余光中(1928-),台湾著名诗人、散文家、批评家、翻译家。祖籍福建永春,生于江苏南京,曾就读于金陵大学外语系(后转入厦门大学),1952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外文系。1959年获美国爱荷华大学(LOWA)艺术硕士。先后任教台湾东吴大学、师范大学、台湾大学、政治大学,现任台湾中山大学文学院院长。曾获得包括《吴三连文学奖》、《中国时报奖》、《金鼎奖》、《国家文艺奖》等台湾所有重要奖项,已出版诗文及译著共40 余种。



02

余光中语录

谈故乡

     1950年来台湾,1992年才首次应邀回大陆。40多年过去,大陆不会为我而不变,等我回去的。故乡变了,乡愁是解不了的,文化的乡愁更是永远解不了。  

  大陆是母亲,不用多说。烧我成灰,我的汉魂唐魄仍然萦绕着那一片后土。那无穷无尽的故国,四海漂泊的龙族叫她做大陆,壮士登高叫她做九州,英雄落难叫她做江湖。不但是那片后土,还有那上面正走着的、那下面早歇下的,所有龙族。还有几千年下来还没有演完的历史,和用了几千年似乎要不够用了的文化。  

  当你不在那片土地,当你不再步履于其上,俯仰于其间,你只能面对一张象征性的地图,正如不能面对一张亲爱的脸时,就只能面对一帧照片了。


谈写作

    我最不喜欢有人问我,你还在写作吗?就算网络正在篡平面出版的位,我的作品仍经常出现在报刊上。这漫不经心的问题,我听来就像是在问“你还在呼吸吗?”  

  “江郎才尽之咒语,多谢缪斯,始终未近吾身。”  

 “以前我常说自己的诗大半是等来,小半是追来的,所谓等来,是不请自来,或是一个意象,或是一种音调,或是一句开头,总之就是近于灵感;所谓追来,是有人请你就某一主题在某一时间之前交一首诗。我有时会婉拒,但是如果主题值得一写,我就会以接受挑战的自励应承下来,然后在知性上做足功课,充分备战,真正写起来时,还得凭自己的感性,把那些知性的材料化为我用才行。”

谈人生


      你要明白朋友终会离去,生活中能有人伴在身边,听你倾谈,倾谈给你听,就应该感激。  

  我的一生,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:一次,在我生命的开始;一次,在你生命的告终。第一次,我不会记得,是听你说的;第二次,你不会晓得,我说也没用。但两次哭声的中间啊,有无穷无尽的笑声,一遍一遍又一遍,回荡了整整三十年。你都晓得,我都记得。  

  童年,我们听英雄故事,并不是一定要成为英雄,而是希望具有纯正的品格。你可以是农民,可以是工程师,可以是演员,可以是流浪汉,但你必须是个理想主义者。理想,要求自己习惯无人欣赏,学会与他人不同。  

  完美的人生应该兼有猛虎和蔷薇两种境界。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,他能动也能静,能曲也能伸,能微笑也能痛哭,能复杂也能纯真。他心里已有猛虎,在细嗅蔷薇。










上一篇 打造全球最有温度的中国名片:我的家乡陕西在洛川 下一篇 老虎滩:旧貌焕新颜,人间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