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虎滩:旧貌焕新颜,人间乐园

KOL

《老虎滩一旧貌焕新颜.天上人间乐园》





我家住在棒棰岛,儿时小学读书在老虎滩。从家到老虎滩須翻山越嶺爬座大山,穿过浓密松林,经过弯弯曲曲的羊腸小道,徒步5里多的山路才能到达老虎滩。老虎滩小学在小镇的东面,座北朝南一排长长的红砖瓦房,有几十个教室。操埸周边长满一大片郁郁葱葱的桑树林。春夏之替时,树上结满了密麻一嘟噜一嘟噜的桑葚果,紫的发甜十分爽口挺解馋。课间爬树摘着吃嘴唇如紫色染。夏天綠树成阴树叶遮当着灼热阳光,常在树下乘涼休闲。

记得在上学时的课余间和同学一起弹玻璃球、打啪叽、蕩秋千…。女同学踢沙包、跳皮筋、跳方整个操埸热闹非凡。当年小学景象犹现眼帘!





五十年代的老虎滩,不足千家的小鱼村,是打鱼船的避风港湾!鱼船归来白帆洛桅杆,杆上五颜六色三角小旗迎风招展。红嘴乳白的海鸥在海面上下翻飞,起舞翩翩。每天魚船卸鱼、卖鱼、船上粮草供给都在港湾繁忙周旋,小鱼村是静静的港湾,少見大浪涛天拍击岸边。靠岸边水中经常漂浮些在海浪中上下翻滚的死鱼,一到夏天,阵阵腥臭味扑鼻佛面,呛到你肺腑间!

老虎滩南面是碧波万倾望不尽边的苍茫大海,打鱼船白帆点点,飘浮在大海与蓝天的朵朵白云间,像神女撒与海面上玉珠串串,海鸥翻飞玉珠间。





老虎滩东面沿着海岸边是丛山俊嶺绵延高低不同的群山,山下是石槽小鱼村。东北面是我的故乡棒棰岛家園!

老虎滩的西边是热闹城市大连,老虎滩被夹于其间,像一颗绿色欲滴的翡翠宝石镶嵌其间。

忆当年五十多年前,虎滩的海岸边有几条弯弯曲的窄小破旧马路,坑洼不平行路难,时不时马路中间上摆着圆圆的马糞蛋,向地雷似的撒在路面无人请除。岸边稍深处是星罗棋布杂乱无序的石砌小房,那是座座鱼家小院。

老虎滩有一个砖瓦房的糧油店,二层楼的百货兼付食商店。还有一个卖鱼钓鱼线的鱼具店…。记得我放学时经常惠顾这几个店铺,买些油、盐、酱、醋,针头线脑,和鱼钓鱼线。捧棰岛沒有商铺店,一分钱的大糖球挺解馋!





就在糧店和百货商店的西面靠着海岸边,五十年代就建造一所大连工人疗养院。它建於依山翠林之间,远眺秀美壮观。綠互红墙琼楼玉宇,五色琉璃瓦,飞檐斗拱,楼檐角卷朝天有凌空欲飞之姿,十分秀丽耀眼,它巧妙的座于海岸隐于翠柏间。海光山色互为影衬更加妩媚娇艳。楼前就是无边无垠碧波荡漾的大海,白天的阳光夜晚的明月波光粼粼,帆船、海鸥存于蓝天碧海之间。

64年有幸进院一观,沿着曲径通幽石子铺砌的小路古木参天,入院后果然一大观。雕梁画柱,亭台楼阁互相错落造型别致,真是独居匠心巧夺天工让人刮目相看,留恋忘返至今仍记心间!

老虎滩的北面或东北面另有洞天。开阔的蔬菜种植物园,春天,卷心菜、豆角、黄瓜、茄子、辣椒、西红柿…相依相连一片片。经过那里阵阵泥土清香,蔬菜花开的芳香沁人心肺间。流过田园边的小河青蛙叫声连天。越过菜园就是群山脚前,群山环绕苍松翠柏长满山。春天林中飞鸟啼叫声不断,山间弯弯曲曲的羊腸小道,山中溪水流淌潺潺,汇集流入虎滩的海岸边。





春天暖风佛面,桃花如霞,梨花如雪。五颜六色的山花姹紫嫣红开在绿草间,如秀女的裙边随风飘舞,忽隐忽现。待放的花苞花芯花的芳香引来万千蜂蝶起舞翩翩。顺手就可捕捉一只,然后放飞自然。青山綠水绿村成阴花草一片,清新的空气纯净自然,涌入心间令人陶醉令人依恋,天上人间,世外桃园仙境一般!虎滩一山一水一天,山山水水绿水青山混然一体连成一片,引来八方游客万千,自然形成了虎滩公园!





记得我在大连第六中学读书时,那是59年的前后,学校大搞勤工俭学,成立一支鱼业隊基站设在老虎滩,共有十来条小舢板打鱼船。二名同学一船,我負责摇橹驾船。请晨迎着磅礴欲出的红日和五光十色的朝霞,还有白色海鸥相伴,来回穿梭于石槽、棒棰岛海面,捞海蜇、拖刀鱼、钓黑鱼黄鱼。船在海面上时不时飞来一群杂乱无序的乳白海鸥,翻飞在船边,有的像杂技演员一般由高空扑向海面但又轻盈盈落在海面,有的忽而窜向蓝天,互相嬉戏追逐。它与我们的船相伴,相依相恋!傍晚我们摇着小船迎着夕阳,披着仙女们撒下的彩色晚霞返回学校岸边基站。劳累快乐结束了一天的打鱼生活,至今回味向发生在作天。





特别让我难忘的是在海上抓海蜇的场面,一个同学在船尾摇橹驾船,一个同学站在船头手持近2米长的粗竹杆,杆头装有带三个倒钩子的铁钩子。发现水下有海蛰时,将竹杆子迅速插入水中,如动作稍慢海蛰会迅速潜入水底逃之夭夭。用杆子直刺海蛰,将其拖至船边,海蛰像一个大锅盖一般呈扇形体或倒锥形体在水中变换。然后用竹片做的两面带刃的刀,将海蛰大的切成八瓣,小的切成六瓣,将蛰体和蛰头切分开扔掉蛰头只要蛰体扔入船舱中。抓满船舱后回到海岸边,将海蛰用明矾涂抹用木板压实。每天矾一次,十天左右原来厚厚的海蛰变成像山东大煎饼一样呈浅黄色的蛰皮子。吃时将其切成丝用开水稍焯一下捞出,与白菜心切成的细丝加香菜碎、蒜泥、酱油、醋、香油拌成凉菜爽口味美,喝点小酒飘飘如仙也!





记得五十年代的老虎滩桥,是2号有轨电车的终始点车站。老虎滩桥的桥下桥前,涨潮时海水茫茫一片。退潮时裸露出黑泥滩一大片,到了夏季南风佛面,吹来的是股股臭气熏天令人作呕的腥臭味,就象老天爷向海里倒了成千上万的臭鸡蛋,简直是臭不可闻,据称是周围城市排来的污水和糞便。但現在经填海造地臭泥潭已变成海洋公园。





一晃半个世记五六十年已过去,老虎滩已变成震撼中外的的国家级旅游景区。展示海洋文化现化海洋公园,是世界最大,中国唯一的极地海洋动物舘。也是全国最大的鸟类放养的鸟语公园!





哪些自然的菓园、菜园、山间小路、山中的潺潺小溪、山花烂漫姹紫嫣红引来蜂蝶万千的自然美早已不見。小鱼村晨曦傍晚的袅袅炊烟更是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高楼大厦耸入云间和天上人间乐园。











忆当年!

任守春,2018,元月14日.


上一篇 【书香漫步】第3期 名家名作欣赏 下一篇 最新:中国最美的十大海滨城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