僧侣服饰

KOL



12384406988471278ef5edb16c4d9e5e1e5842.jpeg

步入经堂的强巴林寺的喇嘛


藏传佛教的僧侣服饰,也是西藏服饰的重要组成部份。

藏传佛教,又称喇嘛教,在西藏的形成和发展,经历了漫长的历史。公元7世纪,佛教从印度和中原内地两个方向传入西藏,在吐蕃王族的大力推崇下,逐渐立住了脚跟。公元779年,西藏佛教史上第一座有剃度僧人出家的寺院——桑耶寺建成。此后经历了佛苯之争,前宏期和后宏期,至公元11世纪始,相继出现过宁玛、噶当、萨迦、噶举、格鲁、希解、觉宇、觉囊、郭扎、夏鲁等10多个教派,后5个教派由于无政治势力作靠山,势小力弱,先后融于其他教派或被迫改宗其他教派,均消失于历史长河之中。而宁玛派、萨迦派、噶举派、格鲁派四大教派,流传至今,这些教派僧侣的装束、样式大同小异。


昌都强巴林寺的铁棒喇嘛。铁棒喇嘛也可理解为寺庙僧侣中的执法喇嘛,在重大佛事活动中担任维持秩序的任务。他们一般都有高大威武的身材,为了显得更加魁梧,还要把肩部垫高垫宽,并在头上戴上用牦牛尾制成的假发(这也是康区人善于夸张的特点)有的还在脸上涂上黑色,其目的是增强威慑力


铁棒喇嘛手中的大铁钥匙是寺庙中特有的,过去可作为一种随身的武器,有时被别在腰间,有装饰与防身的双重作用,这儿却是显示其身份的威武


昌都察雅县香堆寺的铁棒喇嘛。昌都地区的铁棒喇嘛腰间横挂一把用五彩哈达装饰的长刀,有着康区地域文化的特征,不同于卫藏或其他寺庙


昌都强巴林寺的铁棒喇嘛


萨迦寺高僧背部装饰用骨头雕刻,显示其不同的地位


1986年,大昭寺大召法会翁则钦波大领经师(已去世)在哲蚌寺禅房中的装束


头戴形似鸡冠黄帽的楚布寺老僧


藏传佛教僧侣装束的基本样式源于佛教世尊释迦牟尼穿的黄色袈裟、法衣和禅裙。佛教老夫对僧人的服饰规定有三个原则,一是要区别于俗人和其他宗教;二是僧服仅为遮体,不得奢华;,三是要符合戒律规定的式样、颜色和尺寸。据记载,教律规定僧侣做法衣的材料有羊毛、麻、胡麻以及棉布等原料、编织物。佛祖释迦牟尼的生活区域为南亚,那里气候炎热,制作法衣的原料大多为棉麻,但西藏为高寒地带,气候寒冷,因此西藏僧侣用的主要是氆氇(以羊毛为原料的纺织品)。


20世纪80年代参加传大召法会的老僧装束。他的袈裟已陈旧,毡帽也已残破,但他们却伴随着老僧清贫的一生


法会上铁棒喇嘛的装束


僧侣装束一般由七件衣服组成,称为七祖衣。分别是:“俄连”(汗衣)、“堆嘎”(坎肩)、“麦耀”(内僧裙)、“香倒”(外僧裙)、“散”(袈裟)、“曲贵”(法衣)、“达冈”(大氅)。普通僧人的日常服饰十分简单,一般只着三种,即汗衣、内僧裙和袈裟,只有在隆重的宗教法事场合,他们才会着全套服装,即在常见的是黄色汗衣上面着短坎肩,下面围一条长裙,上身还披一条长约身长两倍半的披肩(袈裟),披绛红色氆氇制作的大氅,头戴僧帽。

20世纪80年代扎什伦布寺僧人,他们从僧舍去经堂的途中,都没有穿僧靴。按教规,佛事活动时僧人不能穿鞋靴进经堂


坎肩,是西藏僧侣服饰所独有的僧服,据说是藏传佛教后弘期才出现的。普通僧侣的坎肩为红色氆氇制作,而活佛、高僧和地方政府的僧官则可以用不同材质,如绸缎或其他毛料。外僧裙通常也是用绛红色氆氇制作,但萨迦法王和一些噶举派的僧人,往往系白色僧裙,这在某种程度上标志着他们过着僧俗两种生活。袈裟是一块长如僧人身高两倍半一幅的披单,大多是绛红色氆氇,上层僧侣和地方政府僧官的氆氇往往用锦缎镶饰。僧人在殿堂诵经祈祷时,还要披上大氅,各教派的大氅都是绛红色的,但拉萨三大寺(甘丹寺、哲蚌寺、色拉寺)的堪布的大氅则是黄色的。扎什伦布寺的僧人的大氅也是黄色的。


清秀,素雅为拉萨尼姑的装束风格


还有,人们经常看到一些僧人,在僧裙上还要佩带一个一尺见方的口袋,藏语称“恰不鲁”,意为净水袋,内盛装有漱口水的净水瓶。据说按佛教戒律,过去只有取得格西学位以上的高僧,才能在幅裙腰部前方佩带,按佛教戒律,过去只有取得格西学位以上的高僧,才能在幅裙腰部前方佩带。如今,吹法号和唢呐的僧侣也佩带,成为一种装饰品。


走出经堂的昌都强巴林寺喇嘛

色拉寺举行开光仪式的高僧头戴五佛冠,身披锦缎彩衣。根据所颂经文内容的不同,僧人装饰要随之变化


 西藏的普通僧侣、高僧、活佛戴的帽子多种多样。僧帽颜色大致分为黄、红两种,一般僧人戴黄帽者居多。按规定应戴的僧帽,多半是集会念经时才戴。高僧和活佛有规定的帽子,除了特殊的宗教仪式外,平时出门则不习惯戴帽。僧帽有很多种,有贝霞、仁昂、卓孜玛、霞嘎尔、孜霞等十多种帽型。贝霞帽,样式犹如盛开的莲花。据传说,古印度孟加拉国王曾赠给西藏宁玛派法主莲花生一顶贝霞帽。班霞,又称菩提心帽,是精通五明的佛教徒戴的通人冠。这种帽子顶尖长,样式像心脏,表示心诚、善道;左右各有一飘带,有红黄两种颜色,大部分用黄色氆氇制作。密宗的高僧在集中诵经超度时,或举行重大宗教仪式时,头戴五佛冠仁昂,佛冠顶上有表示五种姓佛的装饰品顶髻,前方竖列五瓣。白帽霞嘎尔和圆盘高顶帽唐徐,是原西藏地方政府僧官在夏季举行庆典时所戴的礼帽。普通僧侣在诵经时戴披穗鸡冠帽卓鲁玛和形如鸡冠状的尖帽孜霞。寺庙跳“羌姆”(跳神)时所戴的是黑帽霞那和妖精帽赞霞等。


藏传佛教格鲁派僧人的装束


除了一般的僧帽以外,各教派还有自己特殊的帽子。如噶举派法主所戴的金边黑色僧帽,为元代皇帝所赐,从此,这支个教派又称为黑帽噶举系。至今楚布寺的部分高僧还有戴镶有各色缎子僧帽的习惯。


萨迦寺老僧的装束,黑帽红缨是萨迦派的象征


大昭寺传大召法会高僧的背饰


止贡替寺噶举派迎宾仪式中的僧人装束,其圆形的大盖红色帽是该教派的标志性装束


再如宗喀巴改革宗教并创立了格鲁派,他严持戒律,崇尚苦行,禁止娶妻,依照古代持律的密意,用黄帽作为重振戒律的象征。此后黄帽成为格鲁派(黄教)僧徒之所戴,至今拉萨哲蚌寺、色拉寺、噶丹寺和日喀则扎什伦布寺的僧侣们仍头戴黄帽。


敬诵马头金刚的云游僧人装饰,他头上戴的马头金刚帽,颇有民族风格


萨迦寺金刚神舞中背饰的骨雕与骨头珠串连接装饰在跳神服的背部


萨迦寺金刚神舞者的骨雕背饰


萨迦寺八思巴拉丈大殿重建庆典上着仿清服装的迎神乐师


至于鞋,西藏普通僧侣甚至高僧,在经堂里集中念经祈祷时,都一律不准穿鞋,以表示对佛祖的虔诚。平时他们穿的僧鞋和僧靴也因学问的高低而式样不一。连底鞋“夏苏玛”为前后藏僧人所穿的合于戒律形式的一种僧靴。这种靴的帮和底用一整块熟皮做成,尖端上翘,作足掌形。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僧侣穿单底藏靴“松拉木踢吉玛”,鞋面绣有细花,用黑线缝制,忌讳用蓝线。旧时贵族僧侣和高僧活佛脚穿彩色布靴“仁松木”和“甲银纳给”。“甲银纳给”鞋面上镶有红、黄、蓝、绿、紫五种颜色的缎子,是一种翘尖彩靴。普通僧侣穿的“甲钦靴”,在质量上与高僧穿的有区别。

喇嘛连底靴是用整块湿牛皮在模具上制成的,上部用红色氆氇衔接成靴帮,此靴多为高僧仪式活动时所穿



高僧氆氇斗篷,其背部汉式风格的刺绣佩戴以示高僧的地位和学识


高僧所穿的锦花氆氇靴


尽管僧侣服饰的最初原则仅为遮体,不求奢华,并无等级之分,但在长期的社会发展中,僧侣服饰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异化了,既很华丽,也有森严的等级。如高僧的僧衣,无论是坎肩、袈裟,还是大氅都有用黄色锦缎镶裹的金边,十分华丽,象征了其至高无上的地位。再如铁棒喇嘛,在宗教节日时间,身着镶有红色锦缎边的袈裟,两肩上垫有铁架,象征着权势和威严, 这种以服饰表征身份、信仰的现象正是西藏服饰文化的重要功能之一,也是西藏服饰史上颇具特色之处。


桑耶寺金刚神舞中穿仿清服饰的迎神乐师




洛扎县拉隆寺金刚神舞中着古代汉族服饰的乐师

日喀则扎什伦布寺噶本(即宫廷乐舞的领师)西洛老人(已去世)。这是他1989年在扎什伦布寺色莫钦莫(金刚神舞)活动中身穿古装,头戴索夏红丝帽与乐仗喇嘛迎神的情景。西洛老人生前不仅是一个有名望的古典乐师,也是制作堆绣唐卡及格式藏装服饰的高手



桑耶寺铁棒喇嘛的背饰


正在做法事的宁玛派民间僧人装饰



“衣冠无语,演绎大千”。藏族服饰作为民族文化的显性表征,积淀了藏民族丰厚了人文历史、地理历史和生活智慧,是中华文化的一种宝贵财富,也是人类文明中的艺术奇葩。同时,西藏各地服饰作为一种文化现象,它决不是一成不变的,随着社会的发展,藏族服饰在近几十年里出现了许多新的变化、新的时尚。最为明显的特征是,多样化和简洁化。随着交流的增多,各地的服饰更强调自己的特点和唯一性,从而突出了藏族服饰的丰富性,这从各地传统节日的服饰表演中可见一斑;而生活节奏的加快,生产、生活的方便需求,藏族服饰的简洁化趋势在城镇越来越流行,无论是外观上还是穿着方式上,都朝着便捷、明快的方向发展。但有万变不离其宗,随着民族文化的保护和弘扬,藏族服饰将会世代传承和发展下去。


佛事活动上的老僧


大昭寺大召法会上的高僧装饰

 




上一篇 偶遇湿身,重庆崽儿和新疆维族妹子那些激情燃烧的故事